当前位置:龙泉新闻网 > 绍兴 >

吴立军_【解局】认清楚!这是香港反对派“三步走”的乱港阴谋

作者: 龙泉新闻网 分类: 绍兴 发布时间: 2019-07-27 09:21

  吴立军
原标题:【解局】认清楚!这是香港反对派“三步走”的乱港阴谋

  昨天夜间,一则香港国际机场传来的视频令人出离愤怒。

  一名出站老人因为没有接受示威者的传单,遭他们围追堵截。他们对老人全程高声喊叫、挤撞并用激光笔照射。有人把一张黄色标语贴在老人后背,还有人挤撞老人后故意躺在老人脚下“碰瓷”……

  最终,老人被围堵在几百米外的公交站,被踩住行李箱不让走。一位浑身贴满侮辱性标语、穿黑色T恤、戴黄色安全帽和口罩的青年男子,要求“验伤”。叫来救护车后,居然是自己稳稳走上了救护车。

  有朋友看完这视频后,告诉岛叔,禁不住浑身颤抖,“人生第一次起了杀心”。

  和这次所谓“占领机场”一样,乱港的激进分子最近搞了一连串动作,闯入立法会,冲击中联办,甚至恐吓建制派立法会议员,污损人家父母坟墓,搞得天怒人怨、人神共愤。

  有人奇怪,他们不知道如此暴力、出格的言行会引起外界反感和民意反弹吗?为何还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罢手?

  在岛叔观察看来,他们绝非莽夫,背后有着精明的算计。暴力恐吓也好,内外勾连也好,都是权衡利弊、步步为营,为了自己政治私利服务的。

  试举一例。“反修例”发酵之初,反对势力就用了国际级的新媒体宣传手法,利用感性的方式,制作大量微电影、短片、海报、口号等等,内容既不负责任,也不准确,但却煽情有感染力,完全扭曲“逃犯条例”的原意。

  这蛊惑了一些年轻人心思,他们以此打造所谓“反送中”的民意基础。

  看,有需要时,他们也可以身段很柔软,如同和你道家长里短、提醒你下雨带伞的友善邻居。可一旦评估出来暴力博出位的获利空间更大,他们就瞬间撕下了面具。

  了解香港政情的资深人士跟岛叔说,激进分子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反对派群体。凡是暴力冲击严重的地方,都有反对派议员的声音出现并为之护持。

  他们心思缜密,有“高人”支招,在目前情势下,分三步走的思路渐渐清晰。这三步一环扣一环,最终剑指的目标——岛叔分析后你就明白了。

  

  6月末,于G20日本大阪峰会举行期间,香港反对派在日本、韩国等媒体刊登广告,乞求外部势力干预香港问题(来源:港媒)

  一

  第一步就是给特区政府施压,反对派和激进示威者要求特区政府不检控违法示威者,已经拘捕的也要无条件放人。

  他们的逻辑看似“有理”,因为宣扬“争民主”,法律就要对他们的暴行网开一面。

  问题是,那还叫法治社会吗?暴徒在示威中早就搞出了格,跟“和平”二字八竿子打不着了。依法处理是法治最基本的原则。

  这事激进示威者说了不算,保持“同情”的外部势力说了不算,只有香港法院才有发言权和裁量权。

  有人说,反对派在修例已经无限期推迟的情况下,还迟迟不肯收手,就是想继续“打赢这一仗”,为自己将来打造一张“护身符”。撞宝,暴力活动只要有所谓争民主、求自由的“外衣”,就拥有司法豁免性质,不会被追究。

  他们早就想立这种“规矩”了。此前黄之锋等3名违法“占中”分子冲击特区政府总部广场,事实清楚,因此被上诉庭改判入狱。而部分反对派人士为其喊冤,说他们属“政治犯”。

  


 

   2017年8月,香港高等法院裁定,改判三名2014年非法“占中”分子入狱监禁6至8个月。原审中三人只被判进行社会服务或缓刑,无须入狱,香港律政司认为刑期过轻,遂提出刑期复核(来源:香港经济日报)

  反对派就这样误导民众,将反法治、护暴力包装成一种惑人的“道义”。

  对此特首林郑月娥明确进行了澄清和回应,言论、集会等权利受基本法保障,但示威时有违法行为便要受到法律制裁。这是两码事。

  由此可见,特区政府决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对激进分子让步,因为香港的法治不答应。

  如果打错算盘,试图用闹得更大来为自己脱责,只能让自己罪上加罪。香港长期积累的法治根基仍在,墙角没那么好挖。香港市民希望社会平安、有秩序的强烈意愿没有变,施暴者已经引起越来越多香港市民的反感。

  二

  他们的如意算盘是,如果特区政府迫于压力,在不检控违法者上让步,就正中下怀。第二步自然就胜利在望,那就是,打击特区政府的管制声望。

  反对派以及部分激进分子跟特区政府对着干,也不是一次两次,一天两天了。

  去年12月,林郑月娥出席立法会质询,多名反对派议员在会议厅手持横额及标语,高叫口号滋事。由于无法控制会场秩序,林郑月娥的问答会环节被迫取消。

  

  2018年12月5日,香港反对派议员滋事导致特首答问会取消,此次事件系林郑任内第一次发生(来源:大公报)

  上个月14日的立法会财委会会议上,反对派议员将处理拨款的会议时间都花在指骂政府处理“逃犯条例”的手法上,并且扬言“未解决争议前,不应举行财委会会议”。

  最后会议中止,积压的拨款申请无法处理。44项涉及760亿港元的民生拨款项目被积压,包括涉及4座医院重建、横洲4000个公屋单位的工程及公务员加薪等民生项目。

  这次也不例外。部分反对派和激进分子遥相呼应。他们现在闹的欢,就是想瘫痪特区的权力机构,一方面可以指责特区政府和特首“无能”,让他们对乱局负责甚至下台一鞠躬。

  另一方面,幻想街头运动、暴力冲击那一套发展成无政府主义,成为香港实际政治权力的来源,让“一国两制”的实践运转失灵。

  

  2019年7月13日,香港反对派人士发起所谓“光复上水”反水货客游行,在商场内殴打香港警察(来源:文汇报)

  问题是,瘫痪特区政府,盖挑。争夺管制权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“一国两制”不答应,中央更不会答应。

  有关部门已经多次重申,中央政府坚定支持特区政府和林郑月娥行政长官依法施政,维护国家主权、安全和发展利益,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。

  这种一锤定音的宣示,早就应该惊醒某些人的迷梦。

  

  香港示威者在商场内殴(来源:文汇报)

  三

  说到底,反对派和激进分子无论使用什么障眼法,其立足点和出发点骗不了人。只要想明白看清楚,就可以揭开其“政治画皮”。

  因为有人杯葛,拨款申请积压无法处理,香港立法会财委会主席陈健波痛批有人要“搞乱香港”。他明确指责说,煽动暴力的人为了选票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  选票,是如意算盘的第三步。从政治现实看,今年11月将会举行区议会选举,明年将举行立法会选举。

  要聚拢人气,似乎没有比暴力更吸睛的了。吴立军即使特区政府从法治出发,不答应释放犯法者,坚持依法办案,他们也可以诉诸“抗争悲情”。吸引不明真相的民众的关注,和国际势力的“道义”干预。

  

  7月1日,香港反修例示威者暴力冲击占领立法会(来源:大公报)

  从非法“占中”到如今的冲击立法会和中联办,部分激进反对派总有一种迷思。认为争取民主无罪、暴力反抗有理,会得到民众的同情甚至认同。

  有了这种认同,反对派可以谋求在立法会选举占多数,然后继续倡导绝对意义的所谓“双普选”。

  如果他们要求的版本成真,是否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特首就无法确定,“一国两制”的构想和实践也会成为字面空言。这种宪制危机,真的是无法承受之重。

  问题是,他们不长记性。2015年11月香港第五届区议会选举,正是在2014年违法“占中”失败、政改方案被反对派“捆绑”否决之后。这次全港性选举中,暴力牌无效,悲情牌无效,爱国爱港阵营成为最大赢家。

  “沉默的大多数”用手中的选票向激进反对派说“不”。因为选民求发展、求安定、重民生、厌倦政争和泛政治化。谁能维护香港的整体利益和市民的切身利益,谁对香港的未来负责任,谁才是受人拥护的真正的爱港者。

  香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  反之,炫耀暴力,打开魔盒,砸人饭碗,伪善骗票,机关算尽,那一套早晚要破产。